從7只到種群破萬 42年保護讓朱䴉“孤羽重生”

2023-12-03 18:50:33    編輯: robot
導讀   今年11月,根據國家林業和草原局朱䴉保護國家創新聯盟最新統計,全球朱䴉種群數量達到1.1萬只。從當年的孤羽七只,到如今的種群破萬,朱䴉保護者們足足走過了42年。   朱䴉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被稱...

  今年11月,根據國家林業和草原局朱䴉保護國家創新聯盟最新統計,全球朱䴉種群數量達到1.1萬只。從當年的孤羽七只,到如今的種群破萬,朱䴉保護者們足足走過了42年。

  朱䴉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被稱作“東方寶石”“吉祥之鳥”,歷史上曾廣泛分布於東亞地區,我國更是朱䴉最主要的歷史分布地。然而,受生存環境變化等多種因素的影響,朱䴉種群數量在上個世紀急劇下降。

  1963年之後,前蘇聯遠東地區再也沒有出現過朱䴉的記錄;

  1979年,在朝鮮半島發現1只朱䴉,這也是朝鮮半島關於朱䴉的最後一次記錄;

  1981年,日本成功捕獲了5只野生朱䴉,但未能成功繁育。

  在我國,1964年曾在甘肅省康縣採集到1只朱䴉個體,曾被視爲中國朱䴉的“最後記錄”。

  就在人們認爲野生朱䴉已經滅絕的時候,1981年5月,在陝西省洋縣姚家溝山林中發現了7只野生朱䴉。它們是如何被發現的?朱䴉在我國的生存現狀又是如何?

  中國科學院鳥類研究所研究員 劉蔭增:1981年我是第三次來秦嶺了,正在走一個下坡的路上,我就看東邊飛過一只鳥來,它的飛翔姿勢不像是白鷺。等飛到我頭頂上,它的紅顏色被我看到了,所以這時候我喜出望外。這張照片就是1981年我在調查中在姚家溝拍到的。這是在日本《NEWTON》雜志上首次公开在國際上發表的朱䴉照片。

  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研究員劉蔭增就是陝西洋縣朱䴉的發現者。當時,發現朱䴉後的第九天,劉蔭增和同事就在姚家溝成立了中國首個朱䴉保護站“秦嶺一號”。40多年過去了,當年作爲保護站的民房已經消失,通過虛擬技術,記者還原了當時的場景。

  總台記者 溫超:通過虛擬技術對當時的保護站進行了一個還原。在我身旁的桌子上也擺放着當年的朱䴉保護工作者們使用過的一些老物件:一個海拔儀和兩本泛黃的工作筆記,同時還有一張老照片。在照片中可以看到有四個年輕人正在使用儀器進行一些研究。

  陝西漢中朱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原副局長 路寶忠:這個照片上這個年輕人就是當時的我。我們4人小組要在野外去觀察朱䴉,帶上望遠鏡,帶上海拔儀,然後掌握朱䴉的一些活動規律。它在什么地方活動,這個地方海拔高度有多高,然後我們要做好觀察記錄。

  作爲第一批朱䴉保護者,路寶忠拍攝了大量珍貴的影像資料,爲研究朱䴉提供了參考。

  陝西漢中朱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原副局長 路寶忠:這張照片是1994年我在野外拍攝的 ,可以說是記錄了當時全球所有野生朱䴉集中覓食的一個場景。這一共有24只。

  總台記者 溫超:朱䴉的保護工作並非一帆風順。在從朱䴉被發現後的20年內,朱䴉保護工作者是陸續地面臨並解決了朱䴉的天敵防御、覓食地環境改善以及人工飼養繁育和農戶承包保護責任制等。

  陝西漢中朱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原副局長 路寶忠:1990年开始,我們陝西啓動了朱䴉拯救工程,加強野外朱䴉種群的保護。這裏面天敵的防護,把樹幹裹起來,然後塗上黃油,蛇爬不上去。然後朱䴉覓食地、棲息地環境改善,發動群衆、農民來落實承包(保護)責任制,這樣對野外種群有一個全方位的保護,減少或者盡可能避免天敵對朱䴉的危害。

  除了野生朱䴉種群以外,人工繁育種群在當時也面臨着朱䴉親鳥無法自然育雛這一重大難題。

  陝西漢中朱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原副局長 路寶忠:到了孵化後期還沒有完全出殼的情況下,親鳥把這個蛋就剝开了,剝开以後這個胚胎血淋淋的最後就死掉了。所以我們就做了一些試驗籠舍進行對比,發現還是環境對它有影響。後來我們在籠舍的建設當中,盡可能地根據朱䴉這種生物學習性,做了一些改進改善,逐步讓它能夠恢復野外的這種自然繁育的能力。在各個方面的共同努力下,突破了朱䴉由極危到瀕危這么一個最難的階段。

  總台記者 溫超:經過了四十多年的保護,朱䴉的種群數量從剛开始發現時的7只已經達到了現在全球的萬余只,同時野生種群的棲息地範圍從剛开始時的不足5平方公裏已經達到了現在的1.6萬平方公裏。

  中國科學院鳥類研究所研究員 劉蔭增:期待我們國家朱䴉保護研究中心早日建成,爲朱䴉和其它瀕危物種的種群復壯提供更多的科學依據。

  揭祕朱䴉“精英學校”

  朱䴉從這裏飛向世界

  從1981年开始,42年漫長的朱䴉保護之路,從陝西漢中的洋縣起步。如今,這裏已經建成朱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擁有世界最大數量的野生朱䴉種群,全球朱䴉的種源也是由此輸出,這裏承載着朱䴉種群復壯的希望。目前朱䴉種源基地的工作人員又在忙什么呢?在朱䴉種源基地的總台記者陳武爲我們介紹朱䴉棲息和訓練的情況。

  在繁育中心野化訓練場的陳武表示,這個面積7000平方米的大網籠裏面,模擬野外的自然環境,有大樹、灌木、草地,還有兩片溼地。100多只經過人工繁育的朱䴉就生活在這裏。

  目前,45只經過挑選的朱䴉,作爲下一步野化放飛的備用種源,正在這裏學習自主覓食、求偶、繁殖、哺育幼鳥等一系列野外生存本領。只有每項功課都是滿分的朱䴉,才能從這裏順利畢業,成爲一只合格的朱䴉種源。

  11點是朱䴉午餐的時間,工作人員爲朱䴉准備了泥鰍。作爲典型的鳥中慢性子,朱䴉並不着急覓食,仍停留在樹上。每天工作人員投喂後的一兩個小時,朱䴉才會慢慢地靠近食物。而它們每一餐的時間都接近3個小時。專家說,這其實也是朱䴉在野化環境中的本性,它的慢也是一種警惕性。雖然性子慢,但它喫起泥鰍來卻是動作麻利。長長的喙伸進水中,僅僅只用夾和甩兩個動作就能完成捕食吞咽,整個過程只需要3秒左右,真的是鳥不可貌相。

  另一邊,保健醫生們正在給朱䴉抽血。完成抽血之後,朱䴉的血樣會通過機器完成血常規、生化指標和寄生蟲檢測等50多項檢查,最終形成一張健康檢查表,相當於我們的體檢。這樣精確的健康監測,就是保證朱䴉種源質量的依據。

  看來,想成爲一只合格的“種子鳥”也並不容易。根據統計,從上世紀90年代至今,從洋縣繁育中心飛出的朱䴉種源已經超過300只,範圍覆蓋國內的7個省份,同時也飛往了日韓兩國。可以說,朱䴉就是從這裏飛出秦嶺,飛向了世界。

  朱䴉:愛情專一 性格友善

  跟其他鳥類相比,朱䴉從生活習性、繁殖特點、對環境的依賴度等方面,都有着自己獨特的一面。接下來我們通過一個短片,了解一下朱䴉究竟有着怎樣的性格。

  朱䴉,除了優雅的外表,更重要的是對另一半非常專一,一旦選擇了彼此,便不離不棄。

  陝西省林業局原一級調研員 常秀雲:朱䴉非常專一,一夫一妻制的。這個雄鳥跟巢裏的雌鳥配對成功的話,它們也會互相的喙和喙進行接吻,告訴第三者我們兩個是配對好的。在寧陝放飛的有一對朱䴉,雄鳥腿是跛的,但雌鳥還是就選擇這個有殘疾的雄鳥。雌鳥跟這個雄鳥每年都配對,有第三者來的話,這個雌鳥也不會選擇。

  對伴侶的專一,給人工飼養朱䴉帶來了一些問題。比如說,專家們會根據遺傳基因、身體狀況等因素爲朱䴉進行配對,但與在野外生存的朱䴉相比,這種人工配對的成功率偏低。

  陝西省林業局原一級調研員 常秀雲:人工配對是根據遺傳基因,科學的給它配對。比方說它們的近親的關系、它們的年齡、它們的身體狀況,通過我們自己的科學理論上的一種選擇給它們配對。但是它也像我們人一樣,我們覺得這兩個“年輕人”非常般配,但是它們沒有感情,不會談戀愛。放飛以後,有可能還要再追求愛情,就會重新配對,然後參與繁殖。

  除了“專一”的愛情觀,朱䴉的另一個特質就是友善,不論是覓食還是築巢,朱䴉與其他伴生的鳥類都能和睦共處,共享一片大自然。即使偶爾遭遇一些“不公平”,朱䴉也能寬容和退讓。

  陝西省林業局原一級調研員  常秀雲:如果說它剛叼了一個魚或者是一個什么食物,被蒼鷺或者是白鷺搶走了以後,它也不會再去驅趕蒼鷺和白鷺,它就會再去埋在水裏面,再去覓食。

  性格友善,愛情專一,在人類看來,這是朱䴉高尚的品格,但在大自然中,也成爲它們一度瀕臨滅絕的原因之一。

  陝西省林業局原一級調研員 常秀雲:它的性格比較和善,比較溫柔。它不像那些猛禽,哪怕蒼鷺和白鷺都比它要強壯,但是朱䴉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它是不會向人發出攻擊,或者向同伴鳥類發出攻擊的。所以它是一種比較溫文爾雅的鳥類。



標題:從7只到種群破萬 42年保護讓朱䴉“孤羽重生”

地址:https://www.utechfun.com/post/299054.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爲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猜你喜歡